Sitemap: http://www.ttsuzuki.com/sitemap.xml
當前位置:首頁(yè) >機構編制管理 >政策制度

《中國共產(chǎn)黨機構編制工作條例》系列解讀-提升機構編制工作服務(wù)黨和國家事業(yè)大局的能力

發(fā)布者:管理員     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3-11-16 17:05     (點(diǎn)擊數: 1234)

  前不久,中共中央印發(fā)《中國共產(chǎn)黨機構編制工作條例》(下文簡(jiǎn)稱(chēng)《條例》),對黨的機構編制工作作出明確規定。出臺《條例》的現實(shí)針對性是什么?《條例》將會(huì )給黨的機構編制工作帶來(lái)什么變化?《條例》為何將監督問(wèn)責單列一章?近日,有關(guān)專(zhuān)家就此接受了本報記者專(zhuān)訪(fǎng)。

  ①加強黨對機構編制工作的集中統一領(lǐng)導,推進(jìn)機構編制法定化,全面推進(jìn)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

  機構編制工作在加強黨和國家機構職能體系建設、深化機構改革、優(yōu)化黨的執政資源配置方面發(fā)揮著(zhù)至關(guān)重要的作用,對推進(jìn)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具有重大意義。

  “黨的十九大提出了加快形成覆蓋黨的領(lǐng)導和黨的建設各方面的黨內法規制度體系的重大任務(wù)。機構編制工作作為涉及黨和國家事業(yè)全局的一項重大工作,必須加強黨的集中統一領(lǐng)導。黨如何集中統一領(lǐng)導機構編制工作,需要一套制度安排,在這樣的背景下,《條例》應運而生。”中央黨校(國家行政學(xué)院)教授封麗霞表示,《條例》以習近平新時(shí)代中國特色社會(huì )主義思想為指導,著(zhù)力于加強黨對機構編制工作的集中統一領(lǐng)導,為黨管機構編制作出制度性安排。

  機構編制資源作為重要政治資源、執政資源,如何合理利用以服務(wù)黨和國家事業(yè)大局,成為一項重要課題。中央黨校(國家行政學(xué)院)教授張曉燕說(shuō):“加強黨對機構編制工作的集中統一領(lǐng)導,體現在機構編制工作必須遵循的首要原則之中,即堅持黨管機構編制,堅決維護習近平總書(shū)記黨中央的核心、全黨的核心地位,堅決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(lǐng)導,要求把加強黨的領(lǐng)導貫徹到機構編制工作的各方面和全過(guò)程,并明確規定黨中央集中統一領(lǐng)導全國機構編制工作,第六條明確規定各地區各部門(mén)黨委(黨組)必須服從黨中央對機構編制工作的集中統一領(lǐng)導。這是學(xué)習和貫徹《條例》的首要問(wèn)題。”

  另一方面,《條例》補齊了此前機構編制工作的短板。“在改革開(kāi)放進(jìn)程中,各級黨委政府從實(shí)際出發(fā),不斷加強機構編制工作、合理調整機構編制資源,對于各個(gè)時(shí)期加強黨和國家機構職能體系建設,引領(lǐng)和推進(jìn)機構改革工作深化發(fā)展,作出了積極貢獻。”中國社會(huì )科學(xué)院研究員贠杰說(shuō),“但也應認識到,長(cháng)期以來(lái),各級黨委政府對作為重要政治資源、執政資源的機構編制工作的重要性認識還不夠充分,機構編制工作不規范、不平衡問(wèn)題較為突出,機構編制工作的法規制度體系還不夠完善,機構編制工作的實(shí)效性和科學(xué)化、規范化水平仍有進(jìn)一步提升的空間。”

  《條例》的出臺,彌補了此前機構編制資源運用的不足,在全面深化改革的大背景下,可謂正當其時(shí)。專(zhuān)家表示,從切實(shí)加強黨對機構編制工作的領(lǐng)導,不斷優(yōu)化黨的執政資源配置,積極推進(jìn)黨和國家機構職能優(yōu)化協(xié)同高效,有效強化機構編制工作的剛性約束,推進(jìn)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來(lái)看,作為第一部專(zhuān)門(mén)規范機構編制工作的黨內法規,《條例》的制定頒布具有極強的現實(shí)針對性。

  專(zhuān)家認為,從法律法規體系的角度,《條例》填補了此前的空白。封麗霞評價(jià):“從機構編制工作的立法現狀來(lái)看,已有國家機構的組織法和有關(guān)行政法規,尚無(wú)一部系統規范黨領(lǐng)導機構編制工作的專(zhuān)門(mén)性法規?!稐l例》的出臺,進(jìn)一步健全了黨內法規體系和機構編制法規體系。”

  機構編制是黨和國家機構組織形態(tài)的基礎要素,黨和國家的機構職能配置是否科學(xué)、內設機構是否適當、人員編制是否合理,直接影響著(zhù)黨治國理政的組織基礎及效能發(fā)揮。“在黨集中統一領(lǐng)導下,對機構編制工作進(jìn)行規范,對于鞏固黨治國理政的組織基礎、提高黨的執政能力和執政水平,都具有重要的理論意義和實(shí)踐意義。”張曉燕說(shuō)。

  ②《條例》對四個(gè)關(guān)鍵環(huán)節的規定,將推動(dòng)機構編制工作科學(xué)合理、權責一致,有統有分、有主有次,履職到位、流程通暢

  此次《條例》的一大特點(diǎn),就是側重于程序性規定,注重與現有黨內法規、國家法律法規的銜接。翻看《條例》內容,第三至六章對動(dòng)議、論證、審議決定、組織實(shí)施四個(gè)機構編制工作的關(guān)鍵環(huán)節進(jìn)行了具體規范。

  “做好機構編制工作是各級黨委(黨組)的政治責任。實(shí)踐中,還缺少一套黨委(黨組)抓機構編制工作的具體制度安排。”封麗霞分析,《條例》把機構編制工作的基本程序分成四個(gè)關(guān)鍵環(huán)節,并具體規定了每個(gè)環(huán)節的基本權限、程序和要求,就是明確要求各級黨委(黨組)扛起抓好本領(lǐng)域的機構編制工作主體責任。這將有助于防止責任缺位,增強機構編制工作的權威性、嚴肅性、規范性。

  對于四個(gè)關(guān)鍵環(huán)節的具體規定,專(zhuān)家進(jìn)行了詳細解讀:

  在動(dòng)議環(huán)節,進(jìn)一步明確了中央和地方各級黨委對機構編制工作的管理權限、職責范圍和集體動(dòng)議程序,不僅有效解決了職責不清問(wèn)題,而且明確了各級黨委(黨組)集體討論決定的工作原則,避免了機構編制由小范圍或個(gè)別人說(shuō)了算的問(wèn)題,充分體現和落實(shí)民主集中制原則;

  論證則在于把好機構編制調整改革的“政策關(guān)”,為審議決定和組織實(shí)施打好基礎?!稐l例》分別對機構改革、重大體制機制和職責調整,對機構設置和職能配置,對編制和領(lǐng)導職數配備等不同類(lèi)型機構編制事項,提出了不同的論證要求。同時(shí),對各級機構編制委員會(huì )辦公室論證時(shí)聽(tīng)取意見(jiàn)、調查研究、合法合規性審查等論證方法進(jìn)行了明確;

  審議決定是機構編制決策的關(guān)鍵程序,在整個(gè)機構編制工作中起著(zhù)決定性作用?!稐l例》圍繞“由誰(shuí)來(lái)審議決定”“怎么審議決定”,明確了審議決定機構編制事項的主體、原則、內容、程序和表決方式;

  組織實(shí)施程序,主要針對貫徹執行問(wèn)題,經(jīng)批準發(fā)布的各部門(mén)各單位“三定”規定、機構編制管理規定等是機構編制法定化的重要形式,不能只是“寫(xiě)在紙上、貼在墻上、放在抽屜里”,必須不折不扣地執行落地,也有利于增強請示報告意識。

  “這四個(gè)關(guān)鍵環(huán)節在以往工作中有所體現,但存在重審批輕落實(shí)的情況,例如對審批前的啟動(dòng)和研究論證及審批后的實(shí)施重視不夠、把關(guān)不嚴、程序不規范等。”專(zhuān)家分析指出,《條例》明確的四個(gè)關(guān)鍵環(huán)節為在機構編制工作全流程中加強領(lǐng)導、明確責任,健全機制、規范程序,強化落實(shí)、嚴守制度提供了一套基本規矩,有助于切實(shí)解決實(shí)際工作中存在的動(dòng)議不嚴格、論證不充分、審批不規范、實(shí)施不到位問(wèn)題。

  ③將監督問(wèn)責單列一章,旨在通過(guò)有效監督問(wèn)責,真正把《條例》的各項制度規定落到實(shí)處、取得實(shí)效

  “各地區各部門(mén)黨委(黨組)對本地區本部門(mén)機構編制管理和監督負責”“機構編制工作情況和紀律要求執行情況應當納入巡視巡察、黨委督促檢查、選人用人專(zhuān)項檢查、黨政主要領(lǐng)導干部經(jīng)濟責任審計等監督范圍,發(fā)揮監督合力”“違反本條例規定,以及對機構編制違紀違法行為查處和追責不力、問(wèn)題整改不到位造成嚴重后果的,依照《中國共產(chǎn)黨問(wèn)責條例》、《中國共產(chǎn)黨紀律處分條例》等規定追究責任”。

  《條例》專(zhuān)辟監督問(wèn)責一章,對相關(guān)部門(mén)在機構編制監督方面的責任權限、機構編制工作應遵守的紀律、對違紀違法行為的處理和問(wèn)責措施等作出了8條詳細規定,專(zhuān)家指出意義重大。

  “機構編制工作制度規定的生命力在于落實(shí)和執行。只有通過(guò)有效監督問(wèn)責,才能真正把《條例》的各項制度規定落到實(shí)處、取得實(shí)效。”封麗霞表示,強調監督問(wèn)責是對違紀違規行為進(jìn)行問(wèn)責、落實(shí)機構編制的剛性約束原則的題中要義,也是機構編制法定化、維護機構編制的嚴肅性、權威性的本質(zhì)要求。

  張曉燕則認為,將監督問(wèn)責單列一章,是黨的十八大以來(lái)制定黨內法規的一個(gè)共性特點(diǎn),為《條例》在內的黨內法規裝上了執行“內動(dòng)力”。

  機構編制工作涉及黨和國家機構改革、體制機制和職責調整,各類(lèi)機關(guān)和事業(yè)單位的機構、編制、領(lǐng)導職數的配備和調整,監督對象重點(diǎn)是領(lǐng)導機關(guān)、領(lǐng)導干部。因此,強化黨內監督為統領(lǐng)的多層次、多角度監督顯得十分重要。贠杰分析:“《條例》在明確各地區各部門(mén)黨委(黨組)對機構編制負有管理和監督責任基礎上,規定了各級編委及其辦公室、有關(guān)部門(mén)在機構編制監督方面的責任權限和運行程序,在監督主體和職責明確的基礎上,建立了一套機構編制核查和評估等工作機制,使監督問(wèn)責具備了堅實(shí)的制度基礎。”

  同時(shí),《條例》進(jìn)一步明確了機構編制工作監督問(wèn)責和巡視巡察、黨委督促檢查、選人用人專(zhuān)項檢查、黨政主要領(lǐng)導干部經(jīng)濟責任審計等各項工作的相互關(guān)系和協(xié)同方式,有利于形成監督執行的制度合力。封麗霞解讀:“《條例》規定了機構編制工作應遵守的紀律要求,明確了五種機構編制工作的禁止情形,強調了禁止‘條條干預’,并且列舉了對違紀違法行為的處理和問(wèn)責追責措施等,為開(kāi)展監督問(wèn)責提供了‘標尺’和‘利劍’。”

  一分部署,九分落實(shí)。專(zhuān)家表示,進(jìn)一步抓好《條例》的貫徹落實(shí),將為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(huì )、開(kāi)啟全面建設社會(huì )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征程、實(shí)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(mèng)提供有力制度和組織保障。

  《 人民日報 》( 2019年10月15日 02 版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