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itemap: http://www.ttsuzuki.com/sitemap.xml
當前位置:首頁(yè) >行政審批制度改革 >改革探索

機構改革是黨中央對簡(jiǎn)政放權的重大部署

發(fā)布者:003     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18-05-08 09:04     (點(diǎn)擊數: 24150)

黨的十九屆三中全會(huì )審議通過(guò)的《中共中央關(guān)于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的決定》指出,要深入推進(jìn)簡(jiǎn)政放權,提高資源配置效率和公平性,大幅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,營(yíng)造良好營(yíng)商環(huán)境。這是在新的歷史起點(diǎn)上,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 的黨中央對簡(jiǎn)政放權改革作出的重大部署,為下一步持續轉變政府職能、建設人民滿(mǎn)意的服務(wù)型政府指明了方向、提供了行動(dòng)指南。我們要深刻學(xué)習領(lǐng)會(huì )、堅決貫徹落實(shí)。

深化簡(jiǎn)政放權改革,更好適應新時(shí)代發(fā)展要求

黨的十八大以來(lái),簡(jiǎn)政放權、放管結合、優(yōu)化服務(wù)改革取得重要階段性成果。面對新時(shí)代新任務(wù)提出的新要求,必須持續深入推進(jìn)簡(jiǎn)政放權改革,加快轉變政府職能,為經(jīng)濟社會(huì )發(fā)展提供更加有力的制度保障。

深化簡(jiǎn)政放權改革是使市場(chǎng)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、更好發(fā)揮政府作用的內在要求。五年來(lái),我們持續扎實(shí)推進(jìn)簡(jiǎn)政放權,國務(wù)院部門(mén)行政審批事項削減44%,非行政許可審批徹底終結,中央政府層面核準的企業(yè)投資項目減少90%,中央政府定價(jià)項目縮減80%,商事制度發(fā)生根本性變革。簡(jiǎn)政放權改革對解放和發(fā)展社會(huì )生產(chǎn)力、推動(dòng)經(jīng)濟平穩增長(cháng)、增進(jìn)社會(huì )公平正義發(fā)揮了重大作用。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,我國經(jīng)濟已由高速增長(cháng)階段轉向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階段,必須加快完善社會(huì )主義市場(chǎng)經(jīng)濟體制,建設現代化經(jīng)濟體系。要堅決破除制約使市場(chǎng)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、更好發(fā)揮政府作用的體制機制弊端,緊緊圍繞處理好政府和市場(chǎng)關(guān)系,牢牢抓住簡(jiǎn)政放權這個(gè)“牛鼻子”,用政府的減權限權不斷激發(fā)市場(chǎng)主體活力和社會(huì )創(chuàng )新活力,增強經(jīng)濟發(fā)展內生動(dòng)力,推動(dòng)實(shí)現更高質(zhì)量、更有效率、更加公平、更可持續的發(fā)展。

深化簡(jiǎn)政放權改革是加快轉變政府職能、推進(jìn)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重要內容。簡(jiǎn)政放權改革是從理念到體制的深刻變革,是刀刃向內的政府自我革命,是加快建設人民滿(mǎn)意的服務(wù)型政府的必由之路。五年來(lái),我們以簡(jiǎn)政放權改革為突破口,堅持不懈推進(jìn)政府職能轉變,政府管理由過(guò)去以審批為主向以監管和服務(wù)為主轉變。要繼續深入推進(jìn)簡(jiǎn)政放權,把該放的權力放開(kāi)放到位、把該管的事務(wù)管住管好,切實(shí)將政府工作重點(diǎn)轉到創(chuàng )造良好發(fā)展環(huán)境、提供優(yōu)質(zhì)公共服務(wù)、維護社會(huì )公平正義上來(lái),使政府機構設置更加科學(xué)、職能更加優(yōu)化、權責更加協(xié)同、監督監管更加有力、運行更加高效,有力推進(jìn)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。

深化簡(jiǎn)政放權改革是優(yōu)化營(yíng)商環(huán)境、提高國際競爭力的戰略舉措。優(yōu)化營(yíng)商環(huán)境就是解放生產(chǎn)力、提高競爭力。通過(guò)簡(jiǎn)政放權改革,我國營(yíng)商環(huán)境已得到明顯改善,各類(lèi)市場(chǎng)主體活力持續激發(fā),新增市場(chǎng)主體數量井噴式增長(cháng),新動(dòng)能更好更快發(fā)展壯大。世界銀行報告顯示,中國內地營(yíng)商便利度顯著(zhù)提升,是全球營(yíng)商環(huán)境改善程度最顯著(zhù)的經(jīng)濟體之一。同時(shí)也應看到,橫向對比差距仍然不小,不僅落后于發(fā)達經(jīng)濟體,也落后于不少發(fā)展中國家。必須進(jìn)一步增強緊迫感,持續加大簡(jiǎn)政放權力度,以簡(jiǎn)政減稅減費為重點(diǎn)優(yōu)化營(yíng)商環(huán)境,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,擴大民間投資和外資市場(chǎng)準入,打造內外資企業(yè)一視同仁、更具國際競爭力的營(yíng)商環(huán)境,促進(jìn)發(fā)展更高水平的開(kāi)放型經(jīng)濟。

提高資源配置效率和公平性,激發(fā)各類(lèi)市場(chǎng)主體活力

深入推進(jìn)簡(jiǎn)政放權,減少微觀(guān)管理事務(wù)和具體審批事項,最大限度減少政府對市場(chǎng)資源的直接配置,最大限度減少政府對市場(chǎng)活動(dòng)的直接干預,目的是通過(guò)改革實(shí)現產(chǎn)權有效激勵、要素自由流動(dòng)、價(jià)格反應靈活、競爭公平有序、企業(yè)優(yōu)勝劣汰,讓各類(lèi)市場(chǎng)主體有更多活力和更大空間去發(fā)展經(jīng)濟、創(chuàng )造財富,實(shí)現資源配置效益最大化和效率最優(yōu)化。

減少微觀(guān)管理事務(wù)和具體審批事項。改變束縛生產(chǎn)力發(fā)展的經(jīng)濟體制,必然要求從根本上轉變政府職能,從以微觀(guān)管理、直接管理為主轉向宏觀(guān)管理、監督管理為主,政府集中力量管好市場(chǎng)管不了或管不好的事,把政府不該管的事交給市場(chǎng)。要尊重市場(chǎng)作用和企業(yè)主體地位,凡是市場(chǎng)機制可以有效調節的事項以及社會(huì )組織可以替代的事項,凡是公民法人在法律范圍內能夠自主決定的事項,原則上都不應設立行政許可,最大限度減少審批。同時(shí),要建立規范政府權力和責任的“總臺賬”,進(jìn)一步推動(dòng)權責清單制度的健全完善和落地實(shí)施。

最大限度減少政府對市場(chǎng)資源的直接配置。市場(chǎng)決定資源配置是市場(chǎng)經(jīng)濟的一般規律,健全社會(huì )主義市場(chǎng)經(jīng)濟體制必須遵循這一規律。要著(zhù)力解決當前資源配置中存在的突出問(wèn)題,從廣度和深度上推進(jìn)市場(chǎng)化改革,完善市場(chǎng)體系,創(chuàng )新配置方式,更多引入市場(chǎng)機制和市場(chǎng)化手段,加快健全完善市場(chǎng)決定要素配置的機制,最大限度減少政府對市場(chǎng)資源的直接配置,推動(dòng)資源配置依據市場(chǎng)規則、市場(chǎng)價(jià)格、市場(chǎng)競爭實(shí)現效益最大化和效率最優(yōu)化。對于適宜由市場(chǎng)配置的公共資源,要讓市場(chǎng)機制有效發(fā)揮作用,加快整合各類(lèi)公共資源交易平臺,建立公共資源目錄清單,完善市場(chǎng)交易機制,提高配置效率和效益。

最大限度減少政府對市場(chǎng)活動(dòng)的直接干預。政府管得過(guò)多,直接干預市場(chǎng)活動(dòng),就會(huì )抑制有效競爭,壓抑市場(chǎng)主體創(chuàng )新發(fā)展的積極性和主動(dòng)性,甚至滋生腐敗。要深入推進(jìn)簡(jiǎn)政放權,減少行政干預,退出那些沒(méi)有必要涉足的領(lǐng)域,交由市場(chǎng)進(jìn)行更有效率的調節。進(jìn)一步落實(shí)企業(yè)生產(chǎn)經(jīng)營(yíng)和投資自主權,在法律法規框架內,由企業(yè)根據市場(chǎng)需求自主生產(chǎn)、自主決定提供的商品和服務(wù)。實(shí)施公平競爭審查制度,清除針對特定行業(yè)的不合理補貼政策,嚴厲查處濫收費用、強迫交易等行為。規范市場(chǎng)秩序、強化市場(chǎng)監管,實(shí)現市場(chǎng)良性運行。

大幅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,鼓勵更多社會(huì )主體投身創(chuàng )新創(chuàng )業(yè)

深入推進(jìn)簡(jiǎn)政放權,要繼續圍繞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,著(zhù)力破除制約企業(yè)和群眾辦事創(chuàng )業(yè)的體制機制障礙,努力提供便捷高效、公平可及的公共服務(wù),促進(jìn)各類(lèi)市場(chǎng)主體公平競爭,釋放創(chuàng )新創(chuàng )業(yè)活力。

清理和規范各類(lèi)行政許可、資質(zhì)資格、中介服務(wù)等管理事項。進(jìn)一步清理規范各類(lèi)行政許可,深入推進(jìn)精準放權、協(xié)同放權。深化商事制度改革,在全國推開(kāi)“證照分離”改革,重點(diǎn)是照后減證,各類(lèi)證能減盡減、能合則合,著(zhù)力破解“準入不準營(yíng)”問(wèn)題。繼續清理規范工程建設項目審批事項,大幅壓縮審批時(shí)間。大幅壓減工業(yè)產(chǎn)品生產(chǎn)許可證。優(yōu)化資質(zhì)資格管理,進(jìn)一步簡(jiǎn)化企業(yè)資質(zhì)類(lèi)別和等級設置,減少不必要的資質(zhì)認定。繼續清理規范行政審批中介服務(wù)事項,該保留的實(shí)行清單管理,加強監管、破除壟斷、規范收費、切斷利益關(guān)聯(lián),促進(jìn)中介服務(wù)市場(chǎng)健康發(fā)展。

加快要素價(jià)格市場(chǎng)化改革。價(jià)格是市場(chǎng)運行的指針,由市場(chǎng)決定價(jià)格是市場(chǎng)經(jīng)濟的基本要求和市場(chǎng)配置資源的基本途徑。要著(zhù)力深化價(jià)格市場(chǎng)化改革,健全價(jià)格監管體系,使價(jià)格靈活反映市場(chǎng)供求、價(jià)格機制真正引導資源配置、價(jià)格行為規范有序。深化資源性產(chǎn)品、壟斷行業(yè)等領(lǐng)域要素價(jià)格形成機制改革,根據不同行業(yè)的特點(diǎn)實(shí)行網(wǎng)運分開(kāi)和公共資源市場(chǎng)化配置,放開(kāi)競爭性業(yè)務(wù)和競爭性環(huán)節價(jià)格,由市場(chǎng)機制形成市場(chǎng)要素價(jià)格,真實(shí)反映資源稀缺程度和環(huán)境損害成本,提高全要素生產(chǎn)率。深化利率和匯率市場(chǎng)化改革,引導金融資源合理配置,提高金融市場(chǎng)國際化水平。

放寬服務(wù)業(yè)準入限制。按照服務(wù)性質(zhì)而不是所有制性質(zhì)制定服務(wù)業(yè)發(fā)展政策。加快建立公開(kāi)、透明、平等、規范的服務(wù)業(yè)準入制度,抓緊解決健康養老、醫療康復、技術(shù)培訓、文化體育等領(lǐng)域準入門(mén)檻高、互為前置審批等問(wèn)題。推進(jìn)非基本公共服務(wù)市場(chǎng)化改革,擴大向社會(huì )購買(mǎi)基本公共服務(wù)的范圍和比重,鼓勵社會(huì )資本進(jìn)入服務(wù)業(yè)領(lǐng)域、提供個(gè)性化多樣化服務(wù)。加快推進(jìn)公用事業(yè)領(lǐng)域改革,打破不合理壟斷,以競爭推動(dòng)服務(wù)質(zhì)量提升。積極擴大服務(wù)業(yè)對外開(kāi)放,分領(lǐng)域逐步減少、放寬、放開(kāi)對外資的限制。

優(yōu)化政務(wù)服務(wù),完善辦事流程。創(chuàng )新服務(wù)方式,提高政府辦事效率,提升透明度和可預期性。深入推進(jìn)“互聯(lián)網(wǎng)+政務(wù)服務(wù)”,加快政府信息系統互聯(lián)互通,堅決打通“信息孤島”,使更多事項在網(wǎng)上辦理。推行行政許可標準化,持續精簡(jiǎn)審批材料,優(yōu)化審批流程,規范審批行為,提高審批效率??偨Y推廣基層創(chuàng )新經(jīng)驗,深入推進(jìn)審批服務(wù)便民化,努力實(shí)現讓群眾辦事“只進(jìn)一扇門(mén)”“最多跑一次”。創(chuàng )新公共服務(wù)發(fā)展機制,探索政府與社會(huì )合作新方式,引導社會(huì )資本參與公共產(chǎn)品和公共服務(wù)供給。

規范行政裁量權。嚴格規范公正文明執法,全面實(shí)施行政執法公示、執法全過(guò)程記錄、重大執法決定法制審核制度,促進(jìn)政府權力運行更加透明規范。建立健全行政裁量權基準制度,細化、量化行政裁量標準,規范裁量范圍、種類(lèi)、幅度,有效減少監管執法者的自由裁量權和尋租機會(huì )。堅持放管并重,把加強事中事后監管擺在更加突出的位置,深化綜合行政執法改革,全面實(shí)施“雙隨機、一公開(kāi)”監管,對新技術(shù)新產(chǎn)業(yè)新業(yè)態(tài)新模式積極探索包容審慎監管,加大對違法行為打擊懲處力度,增強監管威懾力。

全面實(shí)施市場(chǎng)準入負面清單制度,營(yíng)造良好營(yíng)商環(huán)境

深入推進(jìn)簡(jiǎn)政放權,要清理廢除妨礙統一市場(chǎng)和公平競爭的各種規定和做法,全面實(shí)施市場(chǎng)準入負面清單制度,完善機會(huì )平等、權利平等、規則平等的市場(chǎng)環(huán)境,保障各類(lèi)市場(chǎng)主體依法平等進(jìn)入負面清單以外的行業(yè)、領(lǐng)域和業(yè)務(wù),打造穩定公平透明、可預期的營(yíng)商環(huán)境。

全面實(shí)施市場(chǎng)準入負面清單制度。深入總結試點(diǎn)經(jīng)驗,抓緊制定《市場(chǎng)準入負面清單(2018年版)》并在全國全面實(shí)施。建立市場(chǎng)準入負面清單動(dòng)態(tài)調整機制和信息公開(kāi)機制,持續壓縮負面清單事項,破除歧視性限制和各種隱性障礙,最大程度實(shí)現準入環(huán)節便利化,提高市場(chǎng)準入透明度和可預期性。健全與市場(chǎng)準入負面清單制度相適應的準入機制和審批體制。對清單外的事項,政府不再審批,真正松開(kāi)手、放到位,由市場(chǎng)主體依法自主決定。對清單內的事項,規范審批權責和標準,優(yōu)化審批流程,加快建立統一的網(wǎng)上聯(lián)合審批監管平臺,探索實(shí)行承諾式準入等方式,強化落實(shí)告知性備案、準入信息公示等配套措施。堅持放管結合,優(yōu)化對準入后市場(chǎng)行為的監管,落實(shí)企業(yè)首負責任,確保清單以外的事項放得開(kāi)、管得住。完善外商投資管理體制,全面實(shí)行準入前國民待遇加負面清單管理制度,大幅度放寬市場(chǎng)準入,保護外商投資合法權益。

保障各類(lèi)市場(chǎng)主體機會(huì )平等、權利平等、規則平等。著(zhù)力清理和廢除制約市場(chǎng)在資源配置中發(fā)揮決定性作用、妨礙全國統一市場(chǎng)和公平競爭的各種規定和做法,嚴禁和懲處各類(lèi)違法實(shí)行優(yōu)惠政策行為,反對地方保護,反對壟斷和不正當競爭。完善產(chǎn)權界定、運營(yíng)、保護的一系列體制機制,依法保護物權、債權、股權和知識產(chǎn)權等各類(lèi)財產(chǎn)權。廢除對非公有制經(jīng)濟各種形式的不合理規定,消除各種隱性壁壘,保障各類(lèi)市場(chǎng)主體依法平等進(jìn)入自然壟斷、特許經(jīng)營(yíng)領(lǐng)域,保障不同所有制企業(yè)在資質(zhì)許可、政府采購、科技項目、標準制定等方面待遇公平,堅決查處濫用行政權力排除和限制競爭的行為。建立公平開(kāi)放透明的市場(chǎng)規則,實(shí)現各類(lèi)市場(chǎng)主體依法平等使用生產(chǎn)要素、公平參與市場(chǎng)競爭、同等受到法律保護,加快形成企業(yè)自主經(jīng)營(yíng)公平競爭、消費者自由選擇自主消費、商品和要素自由流動(dòng)平等交換的現代市場(chǎng)體系。

人民日報 》( 2018年04月23日 07 版)